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三年级小说六摄氏度的南550个字

挨过一个世纪般漫长的炎夏,将内蕴的秋深葬,终有不知名的某某在六摄氏度的南方唏嘘出苦生煎熬。
  人们笑嘻嘻地交换着伪装完美的劣质品,才不管对方死活,无度地泛滥消费着廉价的信任,任凭私欲与贪婪的蔓条野蛮粗鲁地插入心脏。委屈的人瞧见了那些面具下的狰狞,连忙慌里慌张地将自己隐藏进不惹眼的犄角旯旮。不知是哪位愚昧懦怯的真理君子,制定出这样一套可笑的世俗之章,对错哪里不能扭曲,是非哪用如此分明,肆意妄为,可怜荒唐,众生随意皆好。这六摄氏度的南,让人红了眼,沥干血,长骨折断肉身俱裂也要拼死地去要。须臾的愧疚即能被称为善良,不揭下面具掘出真相谁人都能凑活着活得还好。是
  谁给的规则,鬼神也共着情同呼吸,瞪了无辜慌乱的诡异瞳眸在人主宰的世界一隅可怜巴巴地抓紧铁栏栅颤抖。万般风云软绵绵地就这么被打趴下,暗潮鬼鬼祟祟地潜藏,秩序,乱序,无力,曲终了也只能就罢。懦弱地宽慰自己一句,乐于当下。
  也总还是会有人偶尔风骚溢怀,追忆逝水年华,一板一眼地在潮漏阴湿的小黑屋子里点燃塑胶质的白丝灯泡,权当这便是天际散落的点点星光吧,再有模有样地给自己酌上一杯价值不菲的进口黄藤酒,嗯,约莫着才情是此时,万籁刚刚好,仿佛人还是当初的人,恰巧骗过这空泛虚无的俗生。
  六摄氏度的南,逼得人紧迫,催得人发慌,头疼欲炸,眦目裂眶,生不得狂。

评论 抢沙发

7 + 8 =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